汉族弃婴布威麦尔耶木·赛排尔的父亲母亲

  • 作者:齐瑶
  • 分享到:
  • 0
  • 新疆亚欧网讯(通讯员齐瑶报道)“爸爸,我的汉语水平等级考试成绩马上就出来了,考过了我就报名考特岗教师,在咱们村小学教孩子们知识,好吗?”“好孩子,只要你喜欢,我都支持你。”在阿克陶县皮拉勒乡霍伊拉阿勒迪村一个普通的农家大院里,这是一位年迈的老父亲和心爱的女儿的对话。

    这位年迈的维吾尔族老父亲名叫赛排尔·吾拉依木,今年87岁,是阿克陶县皮拉勒乡霍伊拉阿勒迪村农民。而女儿布威麦尔耶木·赛排尔是他16年前收养的汉族女儿。

    1990年,赛排尔·吾拉依木在昌吉种地的妹妹加纳汗·吾拉依木收养了一名出生3天的女婴,妹妹妹夫极其疼爱这个孩子,不幸的是赛排尔·吾拉依木的妹夫在孩子两岁时因病去世。2001年,赛排尔·吾拉依木的妹妹得了重病,在赛排尔·吾拉依木的妹妹去世后,他带着布威麦尔耶木·赛排尔回到阿克陶县,这年,布威麦尔耶木·赛排尔11岁。赛排尔·吾拉依木向妹妹承诺,会像对待亲生女儿一样来对待布威麦尔耶木·赛排尔,砸锅卖铁也会将她养大成人。”

    “这个孩子很懂事、很孝顺、很聪明。”赛排尔·吾拉依木看着女儿,喜爱之情溢于言表。

    赛排尔·吾拉依木夫妇十分宠爱这个女儿,来到阿克陶县第一件事,就是联系学校,让女儿上学。当年9月,布威麦尔耶木·赛排尔被他们夫妇俩送去上学,小学和初中的费用不高,都是他们种地,卖鸡蛋筹集的。到了高中,学费生活费就多了,家里务农所得的根本不够,于是就东拼西凑,布威麦尔耶木·赛排尔读完了高中,欠下的债务他们自己一时都无法记清。

    布威麦尔耶木·赛排尔来到这个新家后,养父母总是把好的留给她,从来没有给哥哥买过一件新衣服,而自己总是有新衣、新鞋穿。平常家里鸡下的蛋都换成钱,交了学杂费,一家人都吃粗茶淡饭,而她的碗里隔三差五就会有一个荷包蛋。

    布威麦尔耶木·赛排尔表示,自己一直以来都很感恩养父母,是养父母给了她一个幸福的家,给了她一个无忧无虑的童年,才让她有了现在这样一个快乐的人生。

    2012年,布威麦尔耶木·赛排尔考上新疆建设兵团教育学院,全家人拿着录取通知书高兴地合不拢嘴,但是对于这个贫困的家庭来说,每年4800元的学费和每个月700元的生活费让她望而却步。

    布威麦尔耶木·赛排尔手里紧紧地抱着通知书,在床上辗转反侧一个晚上,最后含泪决定放弃,外出打工,为家里减轻负担,好好孝顺养父母。

    第二天一大早,布威麦尔耶木·赛排尔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养父。赛排尔·吾拉依木坚决地说:“不行,我们就是砸锅卖铁也要供你上学。”

    其实,布威麦尔耶木·赛排尔不知道,她这辗转反侧的未眠的一夜,赛排尔·吾拉依木夫妇走遍了全村的村民和亲戚朋友,在为她筹学费。可是,跑了一个晚上,连1000元都没有借到,夫妇俩坐在院子里难过的直流眼泪。第三天,正逢皮拉勒乡的巴扎天,天刚蒙蒙亮,赛排尔·吾拉依木夫妇把家里所有的的家禽和仅有的7只羊,拿到巴扎出售,可是还差1000元,就在这时,皮拉勒乡政府得知消息后,立即筹集了1000元,送到了赛排尔·吾拉依木和布威麦尔耶木·赛排尔的手中,解了燃眉之急,可是每个月700元的生活费,又让老两口犯了愁,家里能卖的都卖了,就剩下全家人的口粮。

    “能让孩子上大学是我们全家人的希望,无论如何我都要供她上。”赛排尔·吾拉依木说。

    赛排尔·吾拉依木将全家人的口粮拿到集市上变卖,凑足了第一个月的生活费。以后的每个月,赛排尔·吾拉依木都是提前找亲朋好友借,秋收了再用粮食还。就这样,整整三年,赛排尔·吾拉依木坚持了下来,供布威麦尔耶木·赛排尔上完大学。

    布威麦尔耶木·赛排尔大学毕业后,回到了阿克陶县,回到了养父母身边,寻找机会考老师、考公务员,用自己的行动回报养父母。

    “这些年里,我们老两口的日子是越来越好了,有低保、有医保,布威麦尔耶木·赛排尔也结婚了,布威麦尔耶木·赛排尔也许是上天对我们夫妇俩的恩赐,不仅让我们找到了晚年的幸福,还让我们维吾尔族人和汉族人有着血浓于水的亲情,是任何人都分不开的。”赛排尔·吾拉依木说。

    布威麦尔耶木·赛排尔是幸运的、幸福的,她亲眼见证并亲身体会到了这份民族大爱,相信她能永远感受这种各民族相互团结、相互帮助的幸福。

  • 分享到:
  • 0
炫图
视频
推荐
  • 首页

  • 投稿

  • 网站地图

  • 二维码二维码

  • 返回顶部

左侧广告说明

×关闭

右侧广告说明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