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一个字,奖励10万元:安阳甲骨文的百年命运

  • 分享到:
  • 0
  • 破解了一个名词或者一个动词,那么就带活了一大批甲骨文书,也就能让我们更了解当时的历史。

    都说河南文明久远,文化灿烂。

    久远到哪种程度?久远到从夏朝开始河南就是中国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灿烂到哪种程度?灿烂到安阳殷墟挖掘出的中国最古老的成熟汉字甲骨文,到现在还有绝大部分无法破解。

    那可是承载着中原大地上一个王朝的秘密啊!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位于安阳的中国文字博物馆这几天想了办法:面向社会征集破译未释读甲骨文的研究成果,经过专家委员会鉴定通过的,单字奖励10万元。对存争议甲骨文作出新的释读并经专家委员会鉴定通过的研究成果,单字奖励5万元。

    一字千金。大家在热议奖金同时,不妨了解下甲骨文发现以来的百年命运。

    中药

    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秋的京城,黄叶满地。

    王府井大街锡拉胡同西头路北的一座大宅院里,年过半百的王懿荣,正来回踱着步子。身染疟疾的他病情不稳,久治不愈,内心不免焦躁。

    身为南书房行走、国子监祭酒(当时朝廷最高学府的校长),地位和经济条件决定了他有能力四处求治。

    一天,经友人介绍,一位深谙药性的老中医给他开副药方。他略懂医道,见药方里有一味药叫“龙骨”,甚感奇怪,便让家人去购买此药。

    抓回“龙骨”,打开查看,具有金石学功底的他发现,所谓“龙骨”是些大小不一的骨头片,有的骨片上有许多非常规律的符号,很像古代文字,却又无法断定。

    他大为诧异,命人再次购买“龙骨”,可惜早被捣碎。于是他亲临药铺,将划有符号的“龙骨”全部买下,并告诉掌柜,今后如再收到“龙骨”万不可捣碎,他高价全收。

    不久,山东潍县古董商人范维清在安阳收购有大片“龙骨”,被人引荐给王懿荣。第二年春,范维清又带来八百余片“龙骨”,其中一片刻有52个字,王懿荣照例全数购下。

    消息传出,古董商人纷纷向其兜售“龙骨”,旋即搜集到一千五百余片。

    接下来,王懿荣对“龙骨”反复推敲、排比、拼合,他了解到这些“龙骨”是龟甲和兽骨,上面的符号是用刀刻上的文字,裂纹则是高温灼烧所致。

    “细为考订,始知为商代卜骨,至其文字,则确在篆籀之前。”王懿荣确认这些甲骨上所刻符号确属一种文字,早于先秦时代青铜器上的文字。

    安阳

    王懿荣收购“龙骨”的异常举动,引起他人注意,好友刘鹗等派人到河南多方打探,皆以为甲骨来自河南汤阴。

    后经刘鹗好友罗振玉多方查询,终于确定甲骨出土于河南安阳洹河之滨的小屯村,这里与古文献记载的商朝后期的殷都所在地相吻合。

    好消息接踵而至,王懿荣却没等到更多。惊世研究刚开始,八国联军入侵,他便以身殉国。

    但历史不会忘记他,他将殷商文明从人类口中抢了出来,再也没有人舍得把“龙骨”当作中药吃掉。

    其后王家家道中落,家中古物多被出售。刘鹗悉数购入王氏所藏千余片甲骨,又陆续向北京古董商收购,约得五千余片。

    在罗振玉建议和帮助下,刘鹗于1903年11月拓印《铁云藏龟》一书,将甲骨文资料第一次公开出版。不久,学者孙诒让根据《铁云藏龟》的资料,又写出甲骨文研究的第一部专著《契文举例》。

    至此,在世界文明中影响深远的甲骨学诞生了,领域内产生了大批牛人,其中有罗振玉(号雪堂)、王国维(号观堂)、董作宾(号彦堂)、郭沫若(号鼎堂)“甲骨四堂”,每人皆是一代宗师,名震寰宇。

    更重要的是,甲骨文的发现拉开了中国近代考古大发现序幕,肯定了一个距今3000多年、长达600多年朝代的真实存在。

    由于弄清了甲骨出土的地点,从1928年秋到1937年夏,考古人员在安阳小屯村一带进行了长达10年考古发掘,不仅先后发现了总计24900多片甲骨,而且发现了商代后期的宫殿、宗庙遗址和王陵区,出土了大量珍贵的铜器、玉器、陶器,从物质文化上提供了殷墟为商代王都的证据。

    殷墟成为世界闻名的古文化遗址,又一次震动了中外学术界。

    难题

    长话短说。甲骨文是迄今为止发现的最古老的汉字,记录了殷商时期祭祀祖先、农作物丰歉、天时气象变化、战争胜负,乃至生育、疾病等社会和生活内容。

    王国维曾对甲骨卜辞中所见到的商代诸先王、先公,对照《史记》记载做过详细的考证,从而证实了《史记》中《殷本纪》的可信性。

    今天的殷墟成为河南的一张名片,可殷商时代留下的甲骨文,却还是中国几千年文明史中的一个难点——因为还有很多甲骨文没有破解。

    截至目前,发现的甲骨超过10万片,文字数5000多,然而,我们能够认读出来的,却只有1000多个字——可以说,甲骨文中隐藏着中华民族的一段隐秘历史。

    “比如破解了一个名词或者一个动词,那么就带活了一大批甲骨文书,也就能让我们更了解当时的历史。”天津南开大学历史学院的朱彦民教授长期从事甲骨文和殷商史的研究工作,他说,如今哪怕只是成功破解一个甲骨文,对于历史研究都意义重大。

    意义何其重大,困难如重重高山。朱彦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等待人们释读的甲骨文,任何一个字的破译都将是一场“攻坚战”,因为容易释读的早就被先人破译了,剩下的字不但难解,而且现代人的古汉语功底远没有古人深厚。

    也许是为激发大家对甲骨文破译的热情,中国文字博物馆面向社会发出了悬赏令。

    其实,中国文字博物馆自2016年10月28日起便组织实施了甲骨文释读成果专项奖励计划,面向海内外公开征集优秀成果并予以奖励,奖励和参选要求与这次公告内容一致。

    三千年甲骨,究竟何人能来识?河南,在等待。


  • 分享到:
  • 0
炫图
视频
推荐
  • 首页

  • 投稿

  • 网站地图

  • 二维码二维码

  • 返回顶部

左侧广告说明

×关闭

右侧广告说明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