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迎十九大·文脉颂中华】“新疆花儿”传承 土壤肥了“花儿”自然艳

  • 作者:马少宾
  • 分享到:
  • 0
  •   王秀芳在传授“新疆花儿”演唱记忆。

      天山网讯(记者马少宾报道)即便再忙,每天清晨,王秀芳都要练一会儿嗓子,这么多年来,她的每一天都是在“新疆花儿”清脆悠扬的歌声中开始。

      王秀芳是乌鲁木齐市米东区长山子镇马场湖村村民,她是“新疆花儿”自治区级代表性传承人,是已故“新疆花儿”奠基人韩生元唯一的汉族女弟子。

      54岁的王秀芳,有着比她实际年龄饱满的脸庞和清亮的嗓音,这得益于“花儿”的馈赠。

      王秀芳是新疆各地众多“新疆花儿”传承人中的一员,从伊犁河谷的伊宁县愉群翁回族乡到巴州的焉耆回族自治县,以及昌吉州的昌吉市二六工镇、吉木萨尔县大有镇和乌鲁木齐市米东区长山子镇,像王秀芳一样的“新疆花儿”传承者门,传唱着“新疆花儿”,让“新疆花儿”在天山南北的广袤土地上,开得更艳丽。

      “新疆花儿”从深闺走向舞台

      “新疆花儿”是群众即兴创作和口头传唱的民间歌谣,深受各族群众喜爱。

      清代,甘肃、青海、宁夏等地的回族人迁徙到新疆,并带来了当地的“河湟花儿”“洮岷花儿”。

      新疆的“花儿”传唱者在两大“花儿”派系的基础上,结合新疆人的生活、运用纯真朴实、情趣盎然的民族方言土语,形成了“新疆花儿”。

      “新疆花儿”的唱词融入了“河湟”的比喻,曲调吸纳了“洮岷”的婉转,节奏上又借鉴了维吾尔族音乐的快节奏,演唱中还吸收了哈萨克族阿肯弹唱的幽默。

      “那些年,我刚跟韩生元老先生学唱‘花儿’时,每次都是在家里紧闭了门窗练习,生怕村里人听到了,说我不干正事。如今,我不仅打开门窗放声唱,我还站在各种大大小小的舞台上唱,带着大家伙唱。”拿过全国“花儿”赛大奖的王秀芳说起这些感慨万千。

      随着各级党委、政府对民间文化的重视,对基层民众文化生活的重视,这些年来,新疆花儿一步步从农家大院,走进大众的视野。

      2007年,“新疆花儿”被列入第一批自治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次年,被列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2009年,“新疆花儿”的奠基人韩生元被国务院命名为《第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

      土壤肥了“花儿”自然艳丽

      如今在米东区长山子镇马场湖村,王秀芳继承前辈的传统,身体力行,把自家小院打造成“新疆花儿”小院,开班免费培训小学员。

      不仅如此,她还将“新疆花儿”带进了乌市105中学、109小学、米东区红梅花开艺术学校。

      王秀芳教的学生中有汉族、回族、维吾尔族、哈萨克族,还有锡伯族、蒙古族,“所以说‘新疆花儿’不是哪一个民族的,是咱们各民族共有的艺术。”

      作为“新疆花儿”的传承人,王秀芳说,发扬民族文化是自己的责任和义务,今后一定不遗余力让更多人听到“新疆花儿”、了解“新疆花儿”、喜欢上“新疆花儿”。

      “新疆花儿”的传承,好比在一片肥沃的土壤上,栽上小苗,精心培育后,小苗才能茁壮成长。

      这个肥沃的土壤,就是群众基础。被誉为多民族文化艺术融合交流的结晶的“新疆花儿”,在天山南北的不少乡村有着广泛的群众基础。一个个“花儿之乡”,成为花儿成长最为肥沃的土壤。

      2012年,从各基层乡镇到自治区,都对新疆花儿的发展格外关注,米东区甚至投入专项资金拍摄了与“花儿”传承相关的电影、编排了新疆花儿的舞台剧。

      2012年9月,米东区首届新疆花儿艺术节举办,吸引了各地的花儿爱好者、传承人同台竞技,甚至连宁夏的“花儿”爱好者也追到了这里。

      在新疆,不仅是一代代回族“花儿”传承人和普通回族群众在唱“花儿”,其他民族群众也在生活中唱“花儿”,以此倾诉他们心中的情感。

      “经过这些年的传承和不断创新,新疆回族‘花儿’正进入形成和发展期,”自治区文联副主席马雄福曾说。

      “新疆花儿”体现新疆文化的开放与包容

      2000年,乌鲁木齐市成功举办了首届“新疆花儿”邀请赛。17年来,相继又在乌鲁木齐市米东区、焉耆回族自治县、哈密市举办了第二、第三、第四届“新疆花儿”邀请赛。

      这些年来,“新疆花儿”逐渐形成了新疆文化品牌项目。

      新疆“花儿”越唱越响,离不开像王秀芳一样的传承人的努力,也离不开民间“花儿”传唱者的贡献。

      在新疆,有大批“新疆花儿”传唱者,他们不仅热爱“新疆花儿”,而且把它当作事业,为它的传承和发扬光大付出了大量的精力和汗水。

      寇红是自治区第三批“新疆花儿”代表性传承人。从十几岁开始,寇红在父亲和哥哥的影响下在焉耆回族自治县永宁镇拜了师,开始唱“花儿”,这一唱就唱了30多年。

      “‘新疆花儿’是我的命,在我失意在我快乐的时候都陪伴着我。”寇红说。

      新疆著名作家杨峰介绍说:“‘新疆花儿’ 主要分为三部分:传统的词牌演唱的‘花儿’、与本地回族民歌结合的‘花儿’,以及有‘花儿’元素的新编‘花儿’。民族成分的多样性,丝绸之路经济带上文化的交融性,让‘新疆花儿’极具包容性,‘新疆花儿’是兼并大师。”

      “‘新疆花儿’唱的是生活在新疆这片土地上的人民所思所想,内容丰富,创新性最高,从音韵、曲令、歌词等方面都进行了创新。”一级作曲家马成祥曾说。

      “为了将‘新疆花儿’文化发扬光大,自治区文联还设立了‘花儿’传承贡献奖,对16名自觉传承和发扬‘花儿’文化的民间艺人进行表彰,并将形成长效机制,通过这种奖励办法,让全社会来尊重民间文化,让‘花儿’能流传更广,对繁荣新疆文艺事业和各民族人民文化生活起到积极推进作用。”马雄福说。

      “新疆花儿”作为一种文化内涵,体现的是新疆文化的开放性、包容性。

      如今,“新疆花儿”在新疆大地上有广泛的群众基础,不仅回族人热爱它,各个民族都在用自己的方式演绎“新疆花儿”,倾诉自己内心的情感。

      各式大小的培训班、舞台表演、比赛竞技,让“新疆花儿”扎根于群众之间,让他们心中都开满暖心的花儿。

     王秀芳在舞台上演唱“新疆花儿”。

  • 分享到:
  • 0
炫图
视频
推荐
  • 首页

  • 投稿

  • 网站地图

  • 二维码二维码

  • 返回顶部

左侧广告说明

×关闭

右侧广告说明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