烧坊庄子村之变

    ——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工作改变沙湾农业农村面貌

  • 作者:刘毅
  • 分享到:
  • 0
  • 沙湾县大泉乡烧坊庄子村,过去这里远近闻名,凭借村里丰富的泉水资源,酿造的雪水坊白酒是当地有名的佳酿。如今,通过开展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工作,这里的村民过上了与过去相比截然不同的生活,成了当地农业农村发展的一段佳话。

    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明确提出,要促进小农户和现代农业发展有机衔接。统筹兼顾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和扶持小农户,采取有针对性的措施,把小农生产引入现代农业发展轨道。

    近年来,沙湾县以推动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颁证工作为抓手,在明确土地所有权、稳定承包权的基础上,放活经营权,不仅解决了农村承包地面积不准、四至不清等问题,还为土地所有权、承包权、经营权“三权分置”创造了条件,促进了承包地流转和抵押等权能的实现,加快了农业适度规模经营的步伐,拓宽了农民增收渠道,将农村发展引向全新轨道。

    7BAAAA25B1967695A85248DE10081602

    6月4日,无人机正在沙湾县大泉乡烧坊庄子村棉田打药。烧坊庄子村5000多亩土地全部由合作社经营管理,实现全程机械化。□汪莹摄

    土地之变

    走进烧坊庄子村,视野会变得更加开阔,大块整齐的条田自由地向外伸展,远处的防风林似乎都不再高大。大田里整齐播种的棉花,接受着阳光和土壤的滋养,茁壮成长。几个月后,这些棉花将与国际上最优秀的棉花同台竞技。

    几年前,烧坊庄子村有600多块大大小小的土地由家庭承包耕作,随处可见村民们手持农具在田间劳作的身影,热火朝天是最常见的景象。

    今天,烧坊庄子村只有11块土地了,全村5000多亩土地并没有减少,减少的是以前随处可见的田埂和田间劳作的身影。现在的田野安静而空旷,但并不是农业生产萧条的景象,反而是农业种植更加集约、更加高效、更加现代化了。

    从几百块土地到11块土地,村里的地块在大幅减少,但每个地块的面积却在不断增大,从过去一家十几亩到现在一块地近千亩,大块的条田成就了规模化、集约化的农业生产方式。现在,每到棉花收获季,巨大的采棉机行进在田间,不仅节约了人工,还能让棉花从采摘到加工不接触地面,避免了杂质污染,大幅提升了棉花的品质,提高了收益。

    今天,烧坊庄子村棉花生产已实现全程机械化,5000多亩土地由合作社33个人管理,生产的棉花亩均产量达到380公斤,产量虽不算特别高,但品质达到“双30”标准,棉花亩均收益达到1100元,实现了优质优价。最值得关注的是,通过规模化、集约化生产,每亩棉花成本相比小农户生产时节约200元以上,棉花生产的亩均成本与澳大利亚棉花仅相差167元,与美国棉花相差200元左右,成本的缩减和品质的跃升,使这里的棉花有了与美澳优质棉相竞争的实力。

    土地的变化让烧坊庄子村的面貌焕然一新,地块的减少和集中,为规模化、集约化农业生产创造了条件。当先进的机械化生产代替传统人工劳作时,土地之变也使烧坊庄子村人们的生产生活方式发生了悄然改变。

    生产之变

    今天,烧坊庄子村超过70%的土地由村里的双泉农民土地股份合作社负责经营,合作社理事长何洪涛介绍,今天的合作社已经从传统的农业生产中解放出来,成为农业生产的管理者和组织者,这也是烧坊庄子村棉花生产取得如此好的成绩的真正原因。

    最直接的例证就是烧坊庄子村棉田里那些先进的农业机械,没有一名双泉合作社成员去驾驶操作。这些先进设备真正的主人,是沙湾县农科金岳农机联合社,一家由4个专业农机合作社和2个土地合作社联合组建的专业化农机服务组织,为全县农业生产提供服务。

    烧坊庄子村村民的田怎么会交给别人种?答案是: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农科金岳农机联合社理事长韩波说,目前合作社全年作业服务面积达120万亩,占全县耕地面积的52.2%,联合社拥有的固定资产已达2.69亿元,拥有农业机械1795台,配套农具1300多台。

    “我们不仅在沙湾县内提供农机服务,还在阿克苏、阿勒泰、和田等地开展农机服务,我们的大马力拖拉机是普通拖拉机工作效率的4倍。”韩波介绍,目前合作社拥有5台500马力大型拖拉机,这种型号的拖拉机在国内也只有13台,合作社的农机服务水平在全疆乃至全国都走在了前列。

    不仅在硬件方面,农机联合社的软实力也不容小觑。“我们积极开展自主创新和科研攻关,通过对农机设备的适应性改造,使一些进口设备更加适应本地农业生产情况。”韩波说,2016年以来,农科金岳农机联合社已获得5项国家专利,约翰迪尔等国际知名农机厂商已准备与联合社合作,在沙湾县设立售后服务中心,为周边县市的农机设备提供保养和零部件供应。

    农机联合社能发展得如此好,“合作”也是其发展的核心。“我们把原来自己经营使用的农机以股份形式加入农科金岳农机联合社,由农机联合社统一管理使用,省去我们的管理费用,我们每年还能从农机合作社分红。”何洪涛说。

    “农机交由合作社统一管理,利益共享、风险共担,可以提高农机使用效率,减少购买保养农机的经济负担。”韩波介绍,棉花的机械采收费平均每亩120元,比人工采收节省345元,一台农机设备在联合社工作4-5年即可收回成本,其使用寿命可达15年甚至更长,农机联合社的合作模式实现了农机联合社和农业生产者的双赢。

    农机合作社只是烧坊庄子村农业生产变化的一个方面。何洪涛说,未来,合作社会将更多农田管理工作承包给专业组织,浇水、施肥、病虫害防治等工作都将交给专业的组织去做,不仅可以提高劳动效率和农业生产水平,还能在一定程度上实现节约成本,提高生产收益。

    生活之变

    生产方式的变化也带来了烧坊庄子村村民生活方式的转变。

    6月9日一早,烧坊庄子村村民韩正涛来到自己负责管理的棉花地里,仔细观察作物长势,制订下一步浇水计划。现在,韩正涛把自家34亩地全部交给合作社,自己在合作社从事农田管理工作,每年合作社土地分红加上自己在合作社打工的收入,一年有近10万元收益。

    “我负责管理600亩地,一亩地合作社每年给我50元工资,家里的土地一亩每年能分红1000多元,我自己再从事一些农机服务,收入10万元不是难事。”韩正涛说,现在获得两份收入已是村民的常态。

    近年来,仅烧坊庄子村就有300余人离开土地进城打工,从事餐饮、运输等二、三产业,探索出农民多元化增收新路子。随着越来越多的农民进城打工,合作社经营土地的规模也在不断扩大。“合作社经营土地面积已从成立之初的1800亩发展到现在的42000亩,经营范围也从烧坊庄子1个村扩大到周围4个村。”何洪涛说。

    快速发展的背后,得益于双泉农民土地股份合作社建立起的完善管理模式和企农利益联结机制。何洪涛说,村民将土地流转给合作社后,以经营权入股合作社,参与分红,合作社管理越好,效益就越好,利润也越高,农民获得的分红也越多。同时,当每亩收益达到基准线后,合作社所能获得的管理费用和奖励费用也随之提高,这就倒逼合作社不断改进技术,提高农业生产水平,最终实现合作社与农民的双赢。

    这种双赢,正是得益于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登记工作。何洪涛说,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后,农民在稳定承包关系的基础上,将承包权作为资产抵押流转,并获得收益,这为一系列农村改革创新奠定了基础,也是烧坊庄子村发生变化的根本原因所在。

    目前,烧坊庄子村70%以上的土地已经入股合作社,合作社专心抓发展、促增收,村级组织腾出手来抓社会事务管理,乡村治理、服务群众、改善民生的管理模式已逐步形成。未来,该村将在现有基础上,继续探索“政经分离”的治理模式,实现乡村治理水平的不断提升和农业农村的高质量发展。

    □记者/刘毅

  • 分享到:
  • 0
炫图
视频
推荐
  • 首页

  • 投稿

  • 网站地图

  • 二维码二维码

  • 返回顶部

左侧广告说明

×关闭

右侧广告说明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