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冰天雪地 今朝金山银山

    ——来自阿勒泰冬季旅游发展的报告

  • 作者:陈国军 任江 马健龙
  • 分享到:
  • 0
  • 1月的阿勒泰,放眼望去群山皑皑,冰雪晶莹,一改春之绚烂、夏之葱茏、秋之斑斓,犹如画屏。

    1月13日—20日,我们三位记者组成调研小分队,冒着零下二三十摄氏度的严寒,穿行在莽莽雪原、至美雾凇间,走进农家牧户,探寻阿勒泰将冰天雪地变成金山银山的轨迹,倾听白雪变“真金白银”的点滴故事……无时无处不为这里正在发生的一切所惊喜,深感这片林海雪原萌动着春意,积蕴着力量,充满着希冀——

    阿勒泰市冬季旅游人数首次超过夏季;

    阿勒泰地区冬季酒店入住率90%以上;

    县县发展起了冬季旅游……

    今日之阿勒泰,发展冬季旅游的广度和力度前所未有,折射着新疆高质量发展冬季旅游的勃勃生机。


    从怕雪到盼雪,从冬窝子到冰雪游胜地,从牧民到“店主”,不期然的转换背后,印证着一个真理——

    冰天雪地也是金山银山

    走出层峦叠嶂的群山,眼前是一片开阔河谷地。淡淡炊烟从白雪覆盖的木屋袅袅升起,飘荡在村庄与大山之间,和夕阳、雪山、白桦林一道绘就了一幅浑然天成的大美水墨画卷。

    1月14日晚,调研小分队走进冬日的禾木村,这里宛如童话世界。牧民米兰别克是禾木村河畔客栈的主人。

    “这儿曾是先辈们冬季放牧和狩猎的地方,藏着太多的故事与传奇。”米兰别克回忆说,当喀纳斯旅游进入大开发时,这儿牧民的生活却波澜不惊,忙着赶牛羊上山进沟。

    米兰别克也曾是这样的牧民。10年前,米兰别克看到禾木村人来人往,埋藏在内心深处的梦想被唤醒。他干起民宿经营,在传统和时代交错间完成了角色转换,告别了逐水草而居的日子。

    米兰别克说,过去我常劝游客,冬季大雪封山进不来,可如今连小轿车都能跑进来。交通设施的改善,让米兰别克坚信家乡白雪皑皑、冰清玉洁的风景,一定会引来更多游客。

    2018年夏天,他投资10多万元改扩建了客房,由过去的五六张床位扩大到20多张。客房自带独立洗手间,取暖、洗澡设施一应俱全。他还时尚地在携程、美团上开起网上订房业务。

    “没想到真用上了。”米兰别克笑着说,元旦前后游客都住满了,还不够住,生意真是太好了。米兰别克也因此收获了冰天雪地带来的奖赏,年收入达到20多万元。

    意识到冰天雪地就是金山银山的,不仅仅是米兰别克。随着北京成功申办2022年冬奥会,国家有关部门统计,2016年至2017年冰雪季,中国冰雪旅游市场规模已达1.7亿人次,预计2021年至2022年将达到3.4亿人次。

    阿勒泰发展冬季冰雪旅游正逢其时。

    瑞士国家旅游局中国北京办事处华北区经理白松德,第一次来到冬季的阿勒泰时,从飞机上俯瞰群山,不由惊叹:“这里很像我的家乡瑞士。”

    4个多月前,国家气候中心正式把“中国雪都”的国家气候标志授予阿勒泰市。据气象部门观测,这里年降雪期达179天,冬季积雪平均深度为31.3厘米,为全国之最。

    “阿尔泰山的冰雪资源能和欧洲阿尔卑斯山、北美洛基山的冰雪资源相媲美,都处于北纬45°—47°黄金滑雪纬度,降雪早、雪量大、雪期长、雪质优,雪是被称为雪中极品的粉雪,饱满、结实而富有弹性,是世界级的雪资源。”阿勒泰地委委员、行署副专员王君安说。

    “啥是粉雪?就是捧在手里,像捧着面粉,雪可以从手指缝滑落”“就是粉粒状的雪,滑雪时有弹性,被挤压后还能像海绵一样恢复原状,有雪中冲浪的感觉”“还有粉雪就是滑雪时不容易摔伤”……

    现在,很多阿勒泰人能熟练而自豪地讲述阿勒泰冰雪资源的种种优势。然而,就在十几年前,这些优势还是人们冬季的烦恼。

    “小时候,我们最怕下雪。一下雪,门都被雪堵住了,爸爸要从窗户翻出去,从外面挖开一条通向房门的雪道,我们才能出门。”阿勒泰地区交通运输局局长樊向明回忆说。

    现在,樊向明盼着下雪——一下雪,曾经冷冷清清的冬天忽然间就变得热闹起来,滑雪的、赏雪的、跳雪的、泼雪的外地游客就比平日多得多。

    “阿勒泰的夏季旅游资源是国家级的,冬季的旅游资源是世界级的。”吉林省援疆工作前方指挥部总指挥、阿勒泰地委副书记孙立君告诉记者,2006年1月16日,中国滑雪协会等在阿勒泰市举行研讨会,证实阿勒泰人早在距今一万至两万年前就已开始滑雪活动。2007年1月16日,阿勒泰市荣获“人类滑雪最早起源地”吉尼斯世界纪录。

    在孙立君的眼里,冬天的阿勒泰是个宝。在将军山、乌希里克、可可托海宝石沟等区域内,降雪平均厚度可达1米以上,气温适中,小雪天气多,无风,适宜滑雪的天数占整个冬季的85%以上。还有中国十大淡水湖之一的乌伦古湖,面积达到1035平方公里,冬季冰层平均厚度可达70厘米以上,可谓冰雪运动的天堂。

    出阿勒泰市,调研小分队一路采访布尔津县、喀纳斯景区、禾木景区、白哈巴景区、哈巴河县、福海县等地。所到之处,蓝天白雪、水墨山水,美到动人心魄,美到摄人心魂。

    崔明浩,曾经获得川藏公路拉力赛总冠军、环塔拉力赛的魔鬼赛段金头盔以及“天山飞车王”等殊荣。他闯荡过很多地方,也征服过很多地方。最终,他落脚在阿勒泰,做了一名阿勒泰深度定制游的向导。

    “来听雪,冬天到禾木来听雪。”说起阿勒泰的冰雪,崔明浩沉吟片刻说,在禾木,下雪时,万籁寂静,推开窗户,能听到雪花落地的声音。

    正是这不起眼的雪,成为阿勒泰人生活变奏曲中新的音符,让冬季的阿勒泰沸腾起来,让阿勒泰人的心气也高了起来。

    阿勒泰地区提出,要用3年至5年时间,让全地区冬季旅游人数超过夏季旅游,扭转“夏天红红火火、冬天冷冷清清”的局面,实现夏季、冬季旅游两翼齐飞,从一季游升级到四季游。

    2018年11月到2019年1月,阿勒泰地区冬季旅游共接待游客188.9万人次,实现旅游总消费19.9亿元,同比分别增长60.4%和87.3%。2018—2019年冬季旅游期间,阿勒泰地区计划接

    待游客300万人次,实现旅游总消费28.5亿元。而阿勒泰地区人口仅67万,意味着一个冬季平均每人将要接待4.5位游客。


    如今在阿勒泰,“冰天雪地也是金山银山”的理念正在形成一股内在的活力,从无数个“米兰别克”身上演绎出一个个跌宕奔涌的故事——

    冰天雪地怎样变成金山银山

    冬日的布尔津河,水流潺潺,水汽氤氲。河两岸的白桦林笼罩在水汽中,枝丫妆上了一件件银白色的树挂外套。

    忽然,一架架马拉雪橇驶入画面,停留在雾凇的世界里。牵着马缰、站在马拉雪橇旁的努尔勒别克·卡斯力汗丝毫不惧寒冷,因为他的心中正燃着一团火。

    “再冷也冻不住我的愿望,我要带领近百名村民一起致富。”54岁的努尔勒别克出生在布尔津县冲乎尔镇阿木拉西台村,是布尔津县冲乎尔镇马拉雪橇协会会长。

    1月14日中午,努尔勒别克告诉记者,在当地政府的推动下,冲乎尔镇成立了马拉雪橇协会。他带着大伙制作雪橇,开始了拉着游客看雾凇的新生活,踏遍了周围的山岭沟坎。“雪橇是祖先留下来的,我们不能守着金山讨饭吃。”

    随着慕名而来欣赏雾凇的游客越来越多,协会会员们的冬闲也早已变成了冬忙。言谈间,努尔勒别克挥动着马鞭,马拉雪橇冲向白桦林深处,消失在了玉树琼花、晶莹剔透的雾凇中。

    历史与现实,传统与现代,此时融合在一起。而古老的传统并没有消逝,生活方式的更迭,已赋予了冲乎尔人新的内涵。

    这不是个例,在阿勒泰一个个冰雪景区,这种现象越来越多。乌伦古湖的冬捕、喀纳斯的冰雪风情、禾木的“过大年”、将军山的滑雪……一个个传统与现代的结合,打造出旅客心目中的阿勒泰冰雪旅游品牌。

    阿勒泰冰雪之美被串珠成链。

    尖顶的木屋、皑皑的山岭、青色的森林,这是以喀纳斯禾木为核心的“极美雪乡”冰雪旅游度假区;

    江渠合为陆,天野浩无涯。凿冰冬捕、踏雪寻鱼,这是福海乌伦古湖冬捕民俗体验区特色;

    雪峰夹峙,一线穿越,是以“雪域峡谷”为特色的富蕴可可托海自驾旅游度假区;

    还有以“中国雪都”为主打品牌的阿勒泰滑雪旅游度假区。这些共同形成了“四区一带”冬季旅游精品线路,满足不同游客的需求,成为阿勒泰地区冬季冰雪旅游资源最丰富的到达地。

    今年春节,中央电视台将在春节联欢晚会之前的黄金时段播放禾木“过大年”的节目。

    为了让阿勒泰冰雪旅游声名鹊起,阿勒泰人费尽了心思。线上线下营销、节事营销、援疆营销、踩线营销等多种形式齐上阵,在平面、网络、手机APP、微信公众号等全网发布超过600频次,阅读量总计2322万次,累计覆盖量超2.3亿人次。阿勒泰地区旅游局副局长刘克川说起阿勒泰冰雪旅游特色时张口就来——那就是阿勒泰独特的区域文化和民族风情:旅游+民俗、旅游+文化、旅游+体育……游客们可以观看雪地赛马、雪地姑娘追、毛皮滑雪等比赛,也可以坐着马拉雪橇去看雾凇,和图瓦人一起过春节。

    “在喀纳斯湖畔,我遇见了诗和远方。”来自北京的游客李京边录制视频边说,冬日的喀纳斯景区,月亮湾、卧龙湾、神仙湾掩藏了秀丽之色,呈现出白山黑水的苍茫之美。

    来自广东的何姝丽望着喀纳斯恍若仙境的景色,迫不及待地穿上早已准备好的白色长裙,在雪峰冰河的映衬下翩翩起舞。“这完全是原生态的美,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美!”

    2018—2019年阿勒泰冬季旅游热度排全国前三名,阿勒泰市入选全国“2018十佳冰雪旅游城市”。

    行走在广袤的雪山林海间,感受到的是阿勒泰人发展冰雪旅游你追我赶的精气神,体味到的是“一体规划、差异化发展”的高质量发展理念。

    阿勒泰市成功举办了2018—2019雪季野雪公园首滑仪式等10余场冰雪活动,新增疆内外城市航线7条,荣获“最佳旅游目的地”“中国雪都”等称号。

    布尔津县则依托额尔齐斯河谷、布尔津河谷、五彩滩和冲乎尔雾凇,持续开展雾凇节、美食节、冬日童话艺术节等活动,打造“童话边城”和“最美童话雪村”。

    哈巴河县加大景城一体建设力度,利用冰河桦林优势资源,以“醉美雪桦”为品牌,搅热了冬季旅游。

    ……

    “只要你想冬游,阿勒泰的山山水水就是最理想的到达地。”阿勒泰人骄傲地发出了动人心弦的邀请。

    “阿勒泰坚持‘以旅游业为主体,牵动一产、托举二产’的发展思路,意味着以生态环境保护为根基的旅游业被放在了发展的首要地位。”孙立君说。

    王君安一路上反复告诉记者,阿勒泰地区在发展中坚持“三不开”原则——不开荒、不开矿、不开水电站,连山野蘑菇也不允许采摘,以创建新疆生态环境保护示范区来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冰天雪地也是金山银山”的理念。

    发展冬季旅游的大潮,引发潮间反应的不仅是各级政府,别具特色的民宿旁崛起的是一代全新理念的农牧民。

    午后时分,坐落在白雪皑皑的山脚下、白桦树缠绕的白哈巴村,深藏在银白的雪野中。从白哈巴后街小院餐厅宽大玻璃窗向外望去,远山衔雪、四野茫茫,十分惬意。

    为改造这样的观景窗,白哈巴村“两委”班子大费周折。过去,村民家的窗户开得又小又高,是为了保温,也是为了防止风雪把窗户埋没。然而,做民宿用这样的窗户自然不合适,但是村民们想不通,都不愿意改造。做了几次工作后,村委会干脆组织村民去民宿发展较早、较快的禾木村参观。

    在100多公里外的禾木村,村民们被震撼,回来后就同意做大窗户。村民说,不光打开了眼界,思想上的窗户也打开了。不少村民和民宿协会签了合同,同意用自己的住房入股,参加民宿合作社,一起开发旅游。

    阿勒泰的冰雪已存在了千年万年。曾经,雪给阿勒泰当地人带来的不是财富,而是封山闭塞。只有在新时代,当全新的发展理念进一步确立时,皑皑白雪才会真正变成真金白银。


    既要瞄准别人,更要认识自己。看到发展短板的阿勒泰人,选择了以冬季旅游作为高质量发展的突破口,连贯南北,承东启西,一幅更加美好的画卷在徐徐展开——

    金山银山会更好

    玉山亘野,琼林分道。车辆行驶在布尔津县冲乎尔镇的道路上,路边的树枝树梢上挂着晶莹的雾凇,让人沉醉其间。

    分管阿勒泰地区旅游业的王君安却没有沉浸其中。“道路两边的树还不够茂密,要规划好,多种树,打造一条壮观的雾凇大道。”

    当地干部介绍说,相应的规划正在成形,不仅要有雾凇大道,也要有像心一样造型的雾凇景点,争取做成“网红打卡点”,吸引更多年轻人来拍照、拍视频。

    面对冬季旅游发展的热潮,阿勒泰人多了份清醒。一些阿勒泰部门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现在一方面唯恐错失发展良机,一方面又唯恐过度开发、破坏环境。

    在两难抉择中,阿勒泰人更多地选择行动。

    围绕着世界一流的冬季冰雪旅游资源和国内一流的夏季旅游资源优势,阿勒泰地委、行署明确提出,将阿勒泰打造成中国最佳旅游目的地、世界冰雪运动目的地。

    正是基于这样的认识,阿勒泰地区编制并实施了《阿勒泰地区全域旅游发展规划》和《千里画廊旅游开发总体规划》,冰雪大区规划也正在加紧编制,千里画廊正从蓝图变为现实。

    一些更细的专项规划和县市规划也在编制中。阿勒泰地区自驾游发展规划、阿勒泰地区徒步线路规划等都在擘画中。

    补齐冰雪旅游发展短板的行动,阿勒泰一天都没有停歇。

    1月20日22时许,广东游客钟宇航在阿勒泰机场候机大厅拍了一张自拍照,然后登上南航CZ6844航班,踏上了回家的路途。

    钟宇航刚刚在阿勒泰度过了一周的愉快假期。尚未离开,他已在计划明年休假时再来阿勒泰滑雪。他唯一遗憾的是,从阿勒泰到广州没有直飞的航班,需要在乌鲁木齐转机。

    其实,如果钟宇航再晚几天回广州,就可以乘坐阿勒泰经停郑州飞广州的航班了——1月25日,南方航空公司新开了阿勒泰经停郑州飞广州的航班,相比需要中转的航班,这趟航班更加便捷了。

    破解交通瓶颈是发展阿勒泰旅游尤其是冬季旅游的关键。

    阿勒泰地区交通运输局会议室墙上挂着一幅阿勒泰地区交通图,樊向明用手指点着几条红线,畅想着如何加快建设阿勒泰公路交通的规划,“自治区提出‘疆内环起来、进出疆快起来’,这将对阿勒泰旅游发展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一旦阿勒泰交通基础设施建设有了大的突破,就能够实现‘快进慢游’。”他说。

    阿勒泰正在打造东起吐鲁番经富蕴到喀纳斯、中起乌鲁木齐经五家渠和北屯至喀纳斯、西起库尔勒经天山公路和克拉玛依至喀纳斯的“三轴N环”经典自驾旅游线路。

    破解了交通难题,阿勒泰冬季旅游将再次大跨越。

    阿勒泰的住宿、游览等基础设施还相对滞后,交通成本高,配套设施不健全,特别是在交通、宾馆、服务、厕所、加油站等方面与市场需求差距明显,服务质量、服务水平、服务意识也有待提升。

    现在,阿勒泰地区正着力构建集民航、铁路、公路、牧道于一体的千里交通体系,着力解决住宿难、上厕所难、停车难、加油难、通信信号不畅等问题,有效提升旅游服务质量和游客舒适度、满意度。

    将冰天雪地变成金山银山,需要迈过一道道坎儿。拥有“人类滑雪起源地”“中国雪都”两块金字招牌的阿勒泰将怎样打造品牌,把冰天雪地变成金山银山?阿勒泰冰雪旅游还有不短的路要走。

    瑞士人劳伦特·瓦奈特(Laurent Vanat)是国际知名的滑雪产业专家,每年都会主持发布《全球滑雪市场报告》。“在我看来,阿勒泰地区的天然滑雪资源非常好,可以与阿尔卑斯山脉和落基山脉相媲美。未来很可能成为全球滑雪产业第三极。”1月20日,正在阿勒泰调研冰雪产业发展的劳伦特告诉记者。

    劳伦特说,阿勒泰面临非常好的发展机遇期,发展潜力巨大。然而,滑雪产业有其发展规律,产业从起步到成熟可能需要10年左右的时间,阿尔卑斯山也是一点点、一步一步发展起来的。

    相对于已有100多年发展历史的阿尔卑斯山冰雪产业,阿勒泰冰雪产业还是“小学生”。

    阿勒泰人并不气馁。“问题就是差距,差距就是潜力。”王君安说,阿勒泰正坚持问题导向,找准比较优势,补齐发展短板,谋求战略突破,以释放积累多年的冰雪、生态资源优势,努力把冰雪资源转化为高水平的旅游产品,实现更好更快更大作为。

    午餐时间已过,白哈巴后街小院沉浸在静谧之中。图瓦人吾孜玛坐在餐厅的一角,静静地享受着忙碌后的轻松时光。

    她是白哈巴后街小院的服务员,刚上班一个月。此前,吾孜玛是白哈巴村村民,靠放牧为生,白哈巴后街小院改变了她的生活。

    这是一家刚开业半年的民宿点,吾孜玛和其他几位服务员都是村里的贫困户,刚刚被招收进来,每月工资2000多元。“我爱人现在是护边员,我们一个月收入4000多元,再也不为生活发愁了。”吾孜玛说。

    吾孜玛还有一个梦想。她中学毕业后去内地学习了两年酒店管理,回乡后,一直没有机会从事酒店管理工作。现在,她重拾多年前的酒店管理梦。“我要在这里多学一些实践经验,盼望能有机会做酒店管理的工作。”她憧憬着。

    吾孜玛梦想的实现要依托阿勒泰冰雪旅游的大发展,而成千上万个“吾孜玛”对旅游业发展的期盼,就是阿勒泰冬季旅游发展的不竭动力。

    冬日的阿勒泰,少了“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的孤寂,多了时不我待只争朝夕的紧迫感。从上到下,涌动着一股积极进取、奋发向上的朝气。这,正是冰雪覆盖的阿勒泰把冰天雪地变成金山银山的希望所在。

  • 分享到:
  • 0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6512014001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AVSP3110470号
    新公网安备 65010302000965号 | 新ICP备05001646号
    新疆日报社主办
    新疆日报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